青企會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青企會 > 青企會新聞 > 正文

【青年企業家風采】文化産業前沿報道 ‖ 明尊古典:東陽新生代,中國紅木“創新”新希望

時間:2019-05-08 浏覽:494 + 打印

分享到:

2019年4月26日至5月1日,由中國家具協會和東陽市政府主辦的首屆中國紅木家具展覽會在浙江東陽舉行。

明尊古典在首屆中國紅木家具展覽會“紅創二代”區域的展位

明尊古典在這屆全國性展覽會上再次脫穎而出,一舉奪得三個獎項:由明尊古典創辦人和創意總監方洪設計的《“回首”簡奢沙發》榮獲金獎,由其設計的《四面平螭龍紋浮雕畫桌》和《萬字紋透雕圈椅》分别獲得銀獎和銅獎。

   

明尊古典榮獲金獎的“回首”簡奢沙發

熟悉明尊古典和方洪本人的人,已經不會對此感到意外,因為早在去年5月和11月,由中國家具協會、中國林産工業協會,以及中國工藝美術協會舉辦的木雕紅木家具博覽會、工藝美術作品創作大賽中,方洪設計制作的作品就曾獲得過組委會設置的最高獎特等獎,另有兩件作品先後獲得銅獎。

令人感到驚訝和好奇之處是:明尊古典2016年才開始設廠生産紅木家具。也就是說,開工僅僅兩年,産品就獲得了行業的特等獎,之後獎項不斷。是什麼因素促成了這一奇迹?

來,讓我們走近明尊古典,走近方洪和他設計的作品,看看“奇迹”是如何煉成的吧——
 

01 “ 觀千劍而後識器”:明尊古典“空靈”背後的底蘊

國務院參事室特邀研究員國家人社部原副部長楊志明(左一)、東陽市副高升蔣震雷(右一)到明尊古典展位上參觀調研

從展覽會和大賽組委會的評價以及衆多參觀者的反映來看,明尊古典展出的家具以空靈簡約、雅緻隽逸的審美特征取勝。拿這次獲獎的萬字紋透雕圈椅為例,其結體疏朗流暢,要言不繁,椅腿中部旋出突起的裝飾,富于宋代家具俊秀韻緻,靠背闆偏上部位透雕萬字紋,既賦予吉祥寓意,又增添了空靈之感。

明尊古典獲獎的萬字紋透雕圈椅

與這對圈椅對稱陳設在櫥窗裡的三彎枨梳背圈椅,更能體現其簡約畫風,此椅無任何雕飾,且省去了聯幫棍和靠背闆,靠背處隻以三根S形彎枨代替。

同樣體現明尊古典簡約風格的三彎枨梳背圈椅

這款椅子在展覽會期間吸引了衆多參觀者的眼球,引來無數贊歎。

帶着感歎、激賞和強烈的好奇心,記者找到明尊古典創辦人方洪先生,希望透過家具呈現的種種精彩,了解到他和他的企業背後發生的真實故事。

“古人說‘觀千劍而後識器,操千曲而後曉聲’。如果說我今天推出的家具算是一種奇迹的話,那是因為這些年來我目睹了足夠的奇迹,吸收了古今中外木作技藝的精華,向前輩和同時代的從業者學習,才有了今天厚積薄發的一點點成績。”方洪告訴筆者,他生長于著名的木雕之鄉、百工之鄉、建築之鄉東陽,這裡可考的木雕曆史有1300多年,在盧宅、蔡宅和不少古村落民居中保留了大量的木作技藝遺産,其建築木構架以梁、柱、枋、短柱、答牽、牛腿等部件構成,各部位之間都使用嚴格的榫卯結構。在這樣的氛圍中長大,其成長過程中傳統的木作文化會漸漸滲透到血脈之中,在意識深處會有一種根深蒂固的繼承沖動。

方洪(右)與馮文土大師——向前輩學習促成自己不斷進步

此外,從本世紀初至今将近二十年間,東陽木雕、竹編和紅木家具産業飛速發展,期間湧現出不少的企業、企業家和技術人員,以及傑出的大師和藝匠。方洪認為,從他們身上,自己也不斷地學習吸收了源遠流長的木作營養和創新的動力。

東陽紅創二代同仁到明尊古典參觀交流

另一個便利之處是,早在步入家具設計制作之前,方洪就已經經營過多年的紅木木材,并借此接觸到了許多種傳統紅木材料和木性優良的新的樹種,也接觸到大量有木材需求的紅木家具廠家,全國各大紅木家具産區,從京津冀到滬蘇閩,再到兩廣和海南,那些有名的紅木企業家具制作得怎樣,哪些家具受哪些年齡段的消費者歡迎,他都已經了然于心。

有這樣的深厚鋪墊,方洪才得以出手不凡。
 

02 從審美入手:家具創新始于設計創新
 

設計創新,使明尊古典的家具多出了新的審美意韻

2016年之前,方洪被稱作東陽“血檀第一人”,在大家眼中,他是一位木材經銷商。

2016年之後,方洪以自己的高起點,嚴做工,獨到的設計,新穎的審美選擇,從行業裡沖了出來,在此後的家具展會和大獎賽中連連折桂。

現在,他一手打造的明尊古典,不僅靠一連串獎項,更是靠家具設計制作實績說話,已經成了中國紅木家具界的一匹黑馬。

明尊古典在展覽會上展出的可拆分圓桌:合則為圓桌,分則為兩個半圓桌

這樣的成長速度,如果有秘訣或捷徑的話,方洪表示,那是因為他以中國傳統木作文化為根基,牢牢抓住了審美,抓住了設計創新。

早在經營木材的那幾年,方洪就懷揣了一個家具設計的夢想。通過市場調查,他了解到傳統明清風格家具的消費者,大多集中于五十來歲到七十多歲的年齡段,在近十幾年的市場發展中,他們的消費基本上已經飽和,有購買能力者該買的都已經買到手了,其增量消費已經不多。新近起來的消費群體,則集中于二十歲以上至四十多歲以下的中青年人,他們的消費喜好,更偏重于明式家具和簡約的新中式家具。直接地講,要适應新的市場發展,就要在設計創新上适應他們的審美取向。

本着這一思想,方洪在建廠過程中即已對自己設計制作的家具在審美上有了自己的考慮

他閱覽了大量與明式家具相關的書籍和資料,對曾經風靡歐洲的極簡主義和在此影響下産生的日韓家具風格也有了足夠了解,最終得出結論:要做現代人使用的家具,就要照顧到現代人的實用和審美需求,既要滿足當下人居家的物質生活,也要滿足他們精神層面的愉悅訴求,讓家具進入到他們居住、生活乃至工作空間後,幫他們營造一個可以安放心靈的處所。

楊志明先生點評方洪設計的架子床并給予中肯評價

簡約、輕盈、美觀、方便、适用,器以載道,意在言外……這是出現于方洪家具設計中的關鍵詞。為此,他借鑒了明式家具的間架結構、線腳處理上的造型語言,并去粗取精,将明式家具的部分雕刻符号運用于設計中,意到筆随,起畫龍點睛之效。

   

方洪設計的“四面平螭龍紋浮雕畫桌”,曾獲得第四屆中國木雕紅木家具交易博覽會特等獎

由他設計的“四面平螭龍紋浮雕畫桌”便深得明式家具神韻,在做工上又有所創新,通過水磨工藝,使桌面一平如砥,内外光滑一緻,找不到任何瑕疵。這款家具問世後,不僅受到專家和業内行家喝彩,在展覽會上評為特等獎,而且投放到市場後深受年輕消費者青睐。
 

03 老闆氣質決定器物氣質和家具美感
 

方洪(左七)與東陽紅創二代及評委在展覽會現場合影

清代著名學者沈德潛在《說詩晬語》中說:“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學識,斯有第一等真詩。”如果把好的家具比作詩的話,那麼,其設計者、制作者一定得有異于常人的審美修養和審美高度。對于尊明古典來說,設計者的氣質、老闆的氣質,決定了家具器物的氣質。文如其人,器如其人,這也正是尊明古典的家具深受有品味、有氣質的消費者歡迎的内在原因。

明尊古典改良設計的扇形南官帽椅

“新中式不少地方來源于明式家具,明式家具又繼承了宋代文人家具的特點,結構精緻輕巧,質樸而不繁複,在紋飾題材的雕刻上追求清粹簡約、計白當黑的文人儒雅之氣,在制作工藝上也極為純熟。”方洪說,“我們今天要做的,就是在變化中把握明式家具的風格,并用現代設計思維讓它符合現代人的審美氣質。”

如果說“器如其人”的話,作為明尊古典家具的設計者,方洪身上透露出含蓄内斂的儒雅氣質,的确于某種程度上和他出手的作品相契合。據了解,從建廠生産起,他就喜歡終日泡在工廠裡,從家具生産源頭起步,親自參與設計、選材、打樣、制造,并一步步跟進。這種發自内心的愛也賦予他的家具獨特的氣質和美感,不是一覽無餘而是耐人尋味,不是平鋪直叙而是曲盡其妙。

比如最近獲得金獎的這套“回首”簡奢沙發,不僅造型簡約,比例精當,意大利進口面料和軟性配飾充分考慮到使用的舒适度,而且整組沙發靠背“硬結構”巧妙地被包裹進了軟飾面料之内,于簡潔結構和硬木線條之外增加了視覺的柔婉度,可謂美不勝收。

作為設計師,方洪有着常人難以企及的優勢,那就是他既深谙木性,又懂中國傳統家具結構,同時又擁有審美高度,懂得如何把握器型、線腳、雕飾之美。這樣,他設計的家具,既充分考慮了審美上的創新,又能在材料和結構上無障礙地實現其設計思想。擺到展會上家具數量是有限的,但我們已經借一斑而窺全豹,管窺到一個品牌創立者和設計師的獨到氣質。他的追求其來有自,他向我們呈現的美值得期待……